央广网

闻警而动河南淅川民警八小时追回女婴

2018-02-02 09:37:00来源:中国产经新闻报

  央广网河南分网消息 一个出生刚满十八天的女婴,被一对操外地口音的神秘夫妻“买”走,孩子被抱走后,其母反悔。民警接警后,连夜出击,仅用8小时,行程近500公里,成功将抱往外地的女婴追回。

  孩子被男朋友给卖了

  2018年1月22日晚8时许,淅川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。

  “警察同志,求求你们救回我的孩子!找不回孩子我也不活了……”一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弯腰搀扶一名坐在地上哭闹的年轻女子。

  “我的孩子被我男朋友给卖了,你们一定要把我的孩子给找回来啊!”年轻女子擦了擦挂满泪水的脸庞,声音哽咽。

  “大叔,你来说吧,你们这到底是咋会事?”民警张振平问。

  男子声音沙哑地说:“这是我小儿媳妇张莹莹,我是她爸。我的孙女被我小儿子给卖了!”

  “啥时间的事?”

  “今天中午。”中年男子答。

  “你叫啥名字?家在哪儿住?”

  “我叫刘金平,我老家内乡的,带小儿子刘二宝在淅川打工,在红旗路租房居住。中午我回到家里,没有见到在家坐月子的莹莹和我的小孙女,我打电话给刘二宝,二宝电话关机。随后接到莹莹电话,莹莹哭着说孩子被二宝给卖了!我一口气跑到二宝卖孩子的宾馆,但孩子已经被买走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老刘呜呜地抽咽了起来。

  “孩子多大了?”王芳问。

  “今天是出生的第18天。”莹莹应了一句。

  王芳继续询问,“孩子卖了多少钱?刘二宝现在在哪?”

  “卖多少钱不知道!也不知道他跑哪儿了,从卖孩子后到现在他手机一直关机。”莹莹擦了一把泪水。

  “段爽,晓芳,你们在这里陪他俩说说话,我们到李所长办公室去一下。”王芳招呼张振平和王立成一起离开了房间。

  锁定“买主”

  会议室晚上22时30分。

  刑警大队大队长凌宏建、城镇派出所所长李占魁、指导员张洋、刑警大队大要案中队中队长冯胜伟、视频侦查中队长王燕斌、副中队长赵俊等几人正聚在一起紧张地研判着案情。

  “人员分成两组,一组由宏建大队长带领刑侦干警,调取运鸿宾馆及周边路口监控视频;一组由我带领派出所干警,从操外地口音男女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查找线索。”

  “好!刑侦人员开始行动!”大队长凌宏建大步走出房间。

  会议室内,民警王芳、王立成、张振平继续找来张莹莹详细询问,希望能从莹莹模糊的记忆表述中,找到一点线索。

  据莹莹表述,其男朋友刘二宝无工作,无经济来源,无力抚养刚出生的女婴,连日来一直在微信上添加朋友,想把孩子送人。考虑到生活的艰辛,莹莹当时也默许了刘二宝的做法。

  事发当天上午,刘二宝带着莹莹和孩子来到运鸿宾馆等待抱养人,莹莹身体虚弱,躺在里间休息,是二宝在客厅与陌生男子交涉的。孩子被抱走后,莹莹醒来问刘二宝,刘二宝称孩子已被郑州夫妻抱走了。见不到孩子的张莹莹,立即给老刘打了电话。刘二宝见势不妙,丢下虚弱的莹莹逃离了宾馆。

  现在刘二宝手机关机,下落不明,张莹莹没见过“买主”,案件陷入了僵局。

  “我们调取宾馆监控显示,对方一男一女,乘坐出租车到达运鸿宾馆,女的没下车,男子进入宾馆五分钟左右抱一婴儿走出,乘坐出租车离开!”刑警大队大队长凌宏建最先传回消息。

  “我建议追踪出租车去向!”李占魁说道。

  “出租车到达丹江大道龙泉加油站附近停下后,对方换乘郑州号牌东风日产黑色天籁轿车,往南阳方向行驶。车主孙华成,男,郑州市中牟县人。”对讲机里大队长凌宏建说。

  “继续询问张莹莹,看她与刘二宝有没有其他的通信方式!”李占魁指示。

  在征得张莹莹的同意后,民警登录张莹莹的QQ号,以张莹莹的身份和口吻给刘二宝留言,询问“买主”信息,刘二宝声称只有对方女士的微信号码。他把孩子送人后担心被父母责骂,一个人跑到南阳师院附近躲了起来。

  车主信息是男的,微信号主人是女的,两人是否为一对夫妻,办案民警不得而知,案件侦破似乎又走进了困境。

  “用微信上电话号码在支付宝查下试试。”民警王芳打破了沉默。

  “支付宝显示,该女士姓氏被隐藏,名字‘云清’。”张振平汇报,“应该继续查询车主孙华成的家庭成员信息,进一步确认孙某之妻与支付宝上叫‘云清’的女士是否为同一人。”

  “振平思路正确!”李占魁点了点头,“抓紧比对!”

  “李所长,信息出来啦!”“车主孙华成之妻陈云清,与支付宝上叫‘云清’的女士名字相同,应该是同一人!”张振平激动地说。

  “好!”所长李占魁抓起对讲机,“凌队,案情有重大进展,请火速带队到派出所碰头!”

  千里追婴

  23日凌晨1点20分,淅川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会议室。

  所长李占魁:“王芳、振平,你俩跟着凌队去趟中牟,抓紧准备一下,我来安排车辆!”

  23日天刚放亮,淅川警方在中牟县公安局协助下取得“买主”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的联系,便驱车直向“买主”孙华成家中进发。

  警车停到孙华成家门口,已是23日上午6时28分。当地派出所民警敲开了房门,一位满脸倦态的中年男子,看到一群着装威严的公安民警,吓得咣铛一声又关上了大门。

  “俺又没有贩卖婴儿,你们为啥要抓俺?”男子对外喊话。

  “没有贩卖婴儿你怕啥?请你开门说话,淅川的警察是来了解情况的。”

  最终孙华成打开房门,冲着一屋子民警苦笑了一声说:“俺也是昨黑儿十点多才从淅川赶到家里,这妮儿昨黑儿一直劲儿哭闹,俺与俺媳妇忙活了一整晚没睡,这天刚亮,你们就赶过来了。”

  “这妮儿俺可不是买的,俺是抱养的,有俺家媳妇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作证。”孙华成拿出了其妻陈云清的手机。

  大队长凌宏建详细翻看了陈云清与刘二宝的聊天记录,点头肯定了孙华成的说法,“刘二宝现在反悔了,不想把孩子送人了,要抱回孩子,我们就是来抱回孩子的,刘二宝的家人现在正在路上,很快就会赶到中牟。”凌宏建看完微信,抬眼看着站在身边的孙华成。

  孙华成犹豫着说“人家不送养了,那俺还把妮儿还给人家。你们坐这儿等一下,俺去给俺媳妇说一下。”

  23日上午10时许,从淅川赶到中牟的老刘夫妇二人,在中牟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见到离散将近一天的孙女时,泪如雨下。(文中除民警外,均为化名)记者 刁士景 通讯员 杜全燕

编辑: 张航